【Pharmercy】吻手礼

“受伤是你的爱好吗艾玛莉小姐?”齐格勒博士看着今天第三次负伤走进医务室的法芮尔,终于忍无可忍地皱了眉。
“虽然不是爱好,但我想应该算特长。”法芮尔明显对这种血流不止的伤口习以为常了。
安吉拉对这位医务室头号伤员的幽默并不予理睬,狠狠地紧了紧手中的绷带,满意地听到了预期的闷哼。
法芮尔的鬓间被疼出一层细汗,脸上却保持着“对博士专用微笑”。
“唉...”安吉拉感到一阵无奈,还是忍不住问道:“疼吗?”
“嗯,刚才很疼的。”法芮尔的小委屈装的也很到位。
“你还知道疼啊?那怎么不知道好好保护自己呢?”安吉拉突然有些心疼,手轻轻覆上刚包扎好却还有些渗血的绷带。
“没事的博士,我说的刚才指的是进门前,”法芮尔拉过那只试图安慰她的手,似有若无地在手背亲了一下,然后抬起笑眼说道,“但在看到您以后就完全不觉得疼了。齐格勒博士真不愧是医学天才!”

医务室外,士兵76感受到门内的暧昧空气还在发酵,看了看眼前排着队等奶的小兔崽子们,只能继续耗着生物立场帮安吉拉医生争取一会儿甜蜜的空闲。



评论(3)

热度(31)

  1. 法鹰家有个天使Michi_未知 转载了此文字
© Michi_未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