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黄昏是阴天色儿的


下午五点三十分,我喜欢把自己关进天色渐暗的时刻。从小对太阳下山的这段时间有莫名的归属感,阴天冷得清冽,晴天暖得灿烂,不管什么样的日子都让我想耽溺其中。


正巧今天是阴天,适合戴降噪耳机,适合听声部单一的钢琴曲,适合窝进水蓝色的被子里。


近千度的近视坏处是:看不清世界;

好处是:看不清世界。

当视觉只能提供给你世界模糊的轮廓时,想象力会自动填补剩下的部分。


所以对我而言,下午五点三十至六点十分的被窝是湖泊,静谧,孤独又忧郁,我拉上透光的被子沉入湖底,流水是琴槌敲击钢弦的声音,我张开四肢漂浮在水蓝色的世界里,自由,而遗世独立。当然这份体验是阴天限定。


晴天时的被窝会变的像夏威夷口味的棉花糖,又甜又软,如果是晒完太阳刚收回来的被子,螨虫尸体的味道总能让我忍不住抱着这团软乎乎的棉发糖呆坐一会儿。


但不管阴晴,太阳完全下山以后我也是不愿意开灯的。脱下眼镜后,窗外失焦的灯光每一颗都是圆的,像烛火一样模糊,还会随着眨眼跳跃。黑暗给本来就朦胧的室内盖上纱,我会愿意相信自己正住在森林的树屋里,等待擅唱歌的夜莺来做客。


七点三十,到了不得不回归现实的时刻,戴上眼镜,世界又变回它本来的样子。但与我而言哪边才是真实的呢?

我希望两边都是。

毕竟高度近视的好处不多,自得其乐算是一个。

评论

© Michi_未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