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armercy】礼服


画师:西乙训

背景:新守望先锋非正式成立后,温斯顿召集了新老成员在瑞士的基地举办了一场晚会。

——————————————————————————————

“我不喜欢穿裙子。”在全身镜前站了半天的法芮尔斩钉截铁地说道。

房间另一端对着化妆镜打理头发的安吉拉,看到身后浑身不自在的女军官这儿扯一扯,那儿拉一拉,忍不住笑出了声。

“已经够合身的了亲爱的,再让你扯下去这条裙子要变成披风了。”安吉拉笑着走向一脸难受的法芮尔。

“我不喜欢穿裙子。”法芮尔再次的强调带了些许委屈:“真的不能让我换西装吗?”法芮尔实在穿不惯裙子,更何况还是这种修身的黑色长裙,迈不开步子的设计让她很没有安全感。

“可是我亲爱的上尉,你这身打扮真的很美,我想大家也会很期待的。”安吉拉走到她身后,帮她整理那些被扯过头的地方。

“光彩照人的活儿有你就够了。”法芮尔难得露出像小孩子闹脾气一样的表情,惹得安吉拉忍不住在她因为怄气而微微嘟起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哦!法拉亲爱的!今天的你真迷人!”没关严的门口传来莉娜活泼又真诚的高音,本来已经冲过门口很远的她,为了说这句话甚至回溯了时间。但还没等法芮尔回应,又风一样得离去了。

法芮尔和安吉拉从盯着门口恍神的状态反应过来,面面相觑着笑了,奥克斯顿小姐真不愧于“闪光”之名啊。

安吉拉当然要抓住机会趁热打铁:“你看,连莉娜都这么说了!”

“好吧......但至少让我换一身行动方便的裙子可以吗?”法芮尔最终还是无奈地妥协,却意外地被安吉拉推坐在床上,直愣愣地看着她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的手术刀,并踩着猫一样的步子向自己走来,脸上那与平时无异的温柔笑容,此时看起来竟有些莫名的邪魅。

安吉拉一手撑着床面,一手拿着手术刀在法芮尔大腿处比划着,“那么我亲爱的法芮尔,你是想从这里开叉呢?还是从这里呢?不然,再高一点怎么样?”

“呃...这...这里就可以了Doctor...”法芮尔及时阻止了安吉拉不停往腰上打探的,还拿着手术刀的手。

法芮尔有点心虚,其实她倒不怕齐格勒博士手滑,作为世界首屈一指的外科医生,齐格勒博士操刀的技术她还是深信不疑的,而且就算是真的手滑了其实她也不介意就是了。

只不过这个样子的安吉拉实在太令人着迷,她怕自己控制不住把这只恶作剧的猫给就地正法了。

这可不太好,万一错过了晚会的开场时间,母亲那儿可没法交代。

安吉拉看破了眼前呼吸加重,眼神下垂,明显在克制自己的法拉,收起火力全开的挑逗气场,只是在她的嘴唇上轻吻了一下,就起了身。

法芮尔暗暗松了口气,却又难免有些失落,还在平复着自己的心情时,突然发现裙摆已经开了一条恰到好处的高叉。

惊叹着抬头,正好撞见安吉拉笑得一脸得意,居高临下地望着她,毫不掩饰自己等待赞扬的样子。

法芮尔也收到这讯号,站起身来,环住她的腰,惩罚性地在她耳垂上轻轻一咬:“我的Doctor不愧是世界第一的外科医生,连裁裙子都这么利落,不如等晚会结束后,再把这身礼服重新设计一遍?”

最后,这场礼服引起的小事件就在两人的深吻中结束,至于这礼服最终被设计成了对开的款式,那就都是后话了。

————————————————————————————

以为有车?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对不起其实是我没拿到驾照【土下座】_(:з」∠)_

评论(8)

热度(49)

© Michi_未知 | Powered by LOFTER